“互联网思维”指引下的巨头公司转型之路

 时间:2017-12-11 05:49:53 贡献者:亮剑精神zp

导读:“互联网思维”指引下的巨头公司转型之路无需赘言,对于传统制造业的未来,可谓悲歌一片。忘了是谁讲过一个直觉上不像和平 年代发生的事:有官员跟他说,当航空卫星拍到江苏和浙江

互联网 地产:拥抱互联网思维,新常态下的房地产转型之路!
互联网 地产:拥抱互联网思维,新常态下的房地产转型之路!

“互联网思维”指引下的巨头公司转型之路无需赘言,对于传统制造业的未来,可谓悲歌一片。

忘了是谁讲过一个直觉上不像和平 年代发生的事:有官员跟他说,当航空卫星拍到江苏和浙江有些县时,厂房几乎全部被连根 拔起,像被原子弹炸过一样,多人失业。

对于以产品为导向的制造业而言,如今更像革命前 夜。

当然,“互联网思维”则是想象中的枪,只可惜对于不少传统企业而言,心中的枪早已 上膛,却不知敌人在哪。

恰在此时,万能导语“这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坏的年代”就又有了用武之地。

但在乐 观主义者眼中,自然只同意前半句,因为“人生的大部分问题都是智力问题”,譬如在“中 国企业家中阅读量最大”的张瑞敏眼中,如今是制造业最好的年代——因为他已不再将未来 的海尔视作“制造业”。

那么,我们不妨就以海尔转型为模板,全方位分析和想象一下未来巨头公司的具体样貌。

拥抱不确定性海尔一直是著名的经管语录制造者。

在过去两个月里,又有一批语录新鲜出炉:“没有 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外去中间商,内去隔热墙”“企业平台化、员工创客化、 用户个性化”“企业即人,人即企业”„„ 在我看来,从九十年代的“日清日高”到如今“人即企业”,从 1984 年“砸冰箱”到 2014 年“砸组织”,其本质是一家企业从追求万事可控到任其自由生长的转变。

事实上,从 公司的打卡,刷指纹,KPI 和企业文化考核;到美发店和餐馆员工在店门口的喊口号,集体 操,各种群魔乱舞;再到海尔的“日清日高”,管理者都在试图追求一种确定性。

极端点儿 说,这和中世纪的“贞洁带”没本质区别,背后逻辑都是:你是我的人,我得把你拴住,老 子有这个权力。

leader 这种控制欲是进化而来,祖先时期,首领自然想要熟悉,也必须熟悉 部落里的一切信息。

很不巧,进化心理学上,人类又是一种“角色扮演感”极强的动物,“在什么位置干什 么事”对一个群体的稳定性无比重要(孔子是这方面的大拿),当一个人在群体中被分配了 职责,就会本能遵守。

若将这种本能置换进现代企业中就会发现,“管理者(有权)VS 被管 理者(无权)”的框架会让任何一方都不会真正理解对方看待问题——哪怕是同一问题的方

式,这正是组织内不少矛盾的根源。

这种双向不理解引发的扭曲的向心力,遏制了员工自身 的创造力,也进一步遏制了扁平化组织最为仰仗的东西之一:群体智能。

就像脱不花所言: “保持自由多向沟通,并据此维持群体内的民主平等是群体智慧的重要保证„„只有营造出 独立性判断的条件, 让人们在环境中有足够的安全感和自信心, 才能保证群体智慧的涌现。

”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生于 1984 的海尔和联想对“互联网思维”的热情并不相同:联想喜 欢激励员工“从齿轮到发动机”不久前杨元庆甚至公开表示“互联网并没改变大多数商业的 本质,也不会取代大多数传统产业”;海尔则试图用“创客运动”消弭各层级之间的权力。

未来“液态”公司所谓“创客运动”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一种比较宏大的解释是:如今,互联网正把每个 人还原至原子状态,整个世界都被笼罩在一股巨大的不确定性之中——以人类视角,不确定 性才是世界的本质。

不确定性的“敌人”只有不确定性本身,而在现实维度,没什么比不靠 谱的人性更加飘忽不定的了。

于是,就像今后的媒体机构也许将是优秀自媒体人的松散集合 一样,用最顺势而为的组织模式将个人聚群将变得至关重要,这也是海尔“小微”的内在逻 辑之一——将巨头变小,将一个看起来万寿无疆的帝国分封给大大小小的领主。

毕竟任何一 家企业都命运有时,所谓“边缘性创新”的威力自无需多言(未来冲击海尔命门的一定不是 如今的白电企业),与其让对手在边缘隐秘生长,不如在其出生前就提前招安至自家麾下, 这道理不难理解。

张瑞敏承认,如此激进的变革,“我们没有可仿照的样板,永远在试错和纠错当中。

” 那么倘若少数传统制造业手握互联网大旗,穿过迷雾,革命成功,未来又会自由生长至哪般 模样? 在回答“互联网将如何冲击企业”时,习惯把“颠覆”常挂嘴边的张瑞敏给出了激进式 回答:“我觉得冲击到最后,整个社会都会变成自组织(自动生成组织)。

”其中一种解释 是,个体的流动和协作将更加自由——所谓“企业无边界,世界就是我的研发部”。

那么, 个体协作的最终形态是?我个人倾向于相信科幻作家陈楸帆的“液态公司”理论: “(未来)传统劳动关系及组织形态被打破,劳动者以液态形式自由流动结合,成为‘液态 公司’,通过大数据平台,将客户需求与人力资源进行精确匹配,个体能最大限度地发挥潜 能,同时打破地域、语言及文化的障碍,全球协作成为大趋势。

”换句话说,未来的巨头们

将变成一潭活水,自由生长在一个市场化且真正自由协作的生态系统之中。

“20 年后,如果 谁还说自己只为一家公司工作,那他一定是在开玩笑。

”KK 这样调侃道。

所谓“液态公司”有个底层逻辑:传统意义上的“拥有”价值变低。

企业主将不再标榜 自己“拥有”多少员工,而更加看重资源配置的超凡能力——在后辈眼中,将人如螺丝钉一 样栓死于同一个地方,或许称得上 21 世纪初的酷刑了。

某种意义上,倘若“液态公司”的幻想为真,那么海尔的“创客运动”也许可视为其雏 形。

海尔官方有个“我在海尔平台创业”的活动,上面展现了诸多由员工转变为创客,在海 尔平台上创业的“小微主”。

譬如不久前,一个阿里巴巴的产品经理、自称为刘百万的年轻 人就自己带着 100 万“流”到了海尔,捧出了一款智能烤箱,据说能通过社交媒体让用户之 间交互,进行定制化的食品制作。

硬件免费那么,下一个问题是,在未来,作为一种“硬件”,这样的智能烤箱是否会免费? 自互联网诞生以来,这个词就被嵌入嬉皮士极客们心坎里,而一个可以预见的趋势是: 硬件的存在感将大大降低,直至免费。

“我觉得到最后就是电视不要钱,通过卖软件、卖服 务收费。

”张瑞敏这样认为。

其实,互联网本身即是一台无远弗届的超级复印机。

往虚里说,既然互联网要把世间万 物连接成一物(one machine),那收费自然意味着阻碍连接。

往实里说,当复制品大量存在时(想象一下,工厂流水上那些没有体温的标准件),无法复制的东西便会变得稀缺。

在 KK 看来,任何一种边际成本趋近于零的复制品,即便实体行业,复制成本也在向零靠近。

总 有一天所有行业都会向数字复制品的销售模式学习——个性化服务和信任感(他喜欢拿医药 业举例:“现在制造药片不需要成本,我们买的是药品的可靠性和即时性,未来我们会为药 品的个性化需求花钱——阿司匹林是免费的,但是能适应你的 DNA 的阿司匹林却十分昂 贵。

”) 这个意义上,海尔才想要在未来兜售服务本身。

就像百度解决了人与信息的关系,阿里 解决了人与商品之间的关系,腾讯解决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用海尔董事局副主席周云杰的 话说:“海尔要解决人和服务之间的关系,这也是日日顺的出发点,解决好人和服务之间关 系的平台。

品牌——图腾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除了个性化服务本身,未来巨头公司真正的核心价值是什么? 由于品牌效应和特殊的历史地位,据说海尔有个名为海尔参观的产业链,每年也会带来 一定的收入。

某种意义上,就像罗振宇所言:“这说明,每个企业都不是传统工业里生产某 一种服务的组织体,实际上是一个价值体。

” 在我看来,在未来,智能家居将成为每个人最亲密的朋友——尤其对我这样经常独居之 人。

试想一下,当你疲惫地回到家里,说一声“我回来了”,目力所及的一切就会以你希望 的方式轻柔地呈现在你眼前,久而久之,获得认同感的品牌将愈发具有“人格化”。

而对于 “人格化”的终极幻想,或许就是陈楸帆所言:“(未来)国际化大品牌以深度数据分析聚 集忠实核心用户群,开发上下游生活方式产品服务,形成凝聚力极高的‘品牌部落’概念, 人群甚至会以品牌作为图腾、姓氏或精神信仰。

” 是的,这是一个讲故事的时代。

巨头能否在未来讲出一个“图腾”?我们唯有静候佳音。

 
 

微信扫一扫 关注一点知道
微信提问题 答案马上自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