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杀的创业经历

 时间:2011-04-20 19:05:09 贡献者:yjcmhyyy

导读:两个没有任何商业经验的学生如何把普通的纸牌卖出高价钱? 两个没有任何商业经验的学生如何把普通的纸牌卖出高价钱? 万副,而且能够比普通的纸牌贵十几倍。 23 岁的黄恺没想到自己

三国杀的创业经历
三国杀的创业经历

两个没有任何商业经验的学生如何把普通的纸牌卖出高价钱? 两个没有任何商业经验的学生如何把普通的纸牌卖出高价钱? 万副,而且能够比普通的纸牌贵十几倍。

23 岁的黄恺没想到自己设计的三国杀游戏纸牌能够卖出 10 万副,而且能够比普通的纸牌贵十几倍。

年夏天,还是传媒大学游戏设计专业学生的黄恺结合当时流行的杀人游戏和国外的西部无间、 2006 年夏天,还是传媒大学游戏设计专业学生的黄恺结合当时流行的杀人游戏和国外的西部无间、狼 人等杀人桌游,设计了一套三方格斗的杀人游戏。

他同时选中了《三国演义》中的人物作为游戏人物原型, 人等杀人桌游,设计了一套三方格斗的杀人游戏。

他同时选中了《三国演义》中的人物作为游戏人物原型, 因为“这些人物的关系更能对应相关的规则。

因为“这些人物的关系更能对应相关的规则。

” 起初的卡牌全是黄恺手工制作的,他找到了一款叫《三国无双》的网游, 起初的卡牌全是黄恺手工制作的,他找到了一款叫《三国无双》的网游,从上面下载了所有人物和武 器造型,打印成扑克牌大小,再贴在硬纸壳上,一副卡牌就算制作完成。

器造型,打印成扑克牌大小,再贴在硬纸壳上,一副卡牌就算制作完成。

硬纸壳上 刚开始,黄恺教自己的同学玩,渐渐他发现玩的人逐渐增多,卡牌变得供不应求。

刚开始,黄恺教自己的同学玩,渐渐他发现玩的人逐渐增多,卡牌变得供不应求。

2006 年 10 月,黄 恺在淘宝开了个店,专门卖三国杀卡牌, 这个店此后成了卡牌的主要销售渠道。

恺在淘宝开了个店,专门卖三国杀卡牌,一副 64 元。

这个店此后成了卡牌的主要销售渠道。

从今年 4 月 份开始,这个店不再做零售,只针对经销商做批发。

份开始,这个店不再做零售,只针对经销商做批发。

张飞想要刺杀刘备,诸葛亮和司马懿正在决斗,关羽为了保护孙权奋不顾身在三国杀的游戏里, 张飞想要刺杀刘备,诸葛亮和司马懿正在决斗,关羽为了保护孙权奋不顾身在三国杀的游戏里,充满 了各种可能性。

相比引进的具有异国文化色彩的桌游来说, 三国杀选的题材是玩家们较为熟悉的三国故事, 了各种可能性。

相比引进的具有异国文化色彩的桌游来说, 三国杀选的题材是玩家们较为熟悉的三国故事, 而且比当时流行的杀人游戏涉及更多样化的角色扮演, 更具趣味性。

而且比当时流行的杀人游戏涉及更多样化的角色扮演, 更具趣味性 这款桌游卡牌依靠校园里的口口相传, 这款桌游卡牌依靠校园里的口口相传, 病毒式地蔓延开来。

不过,黄恺并没有把卖卡牌当一项大生意来做,直到遇到杜彬。

病毒式地蔓延开来。

不过,黄恺并没有把卖卡牌当一项大生意来做,直到遇到杜彬。

年底, 还在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读博的杜彬, 从一个瑞典朋友那里了解到桌面游戏在国外很流行。

2006 年底, 还在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读博的杜彬, 从一个瑞典朋友那里了解到桌面游戏在国外很流行。

当时中国的桌游还停留在飞行棋、斗地主阶段,还没有多少人接触过有故事情节、多人角色扮演的桌游。

当时中国的桌游还停留在飞行棋、斗地主阶段,还没有多少人接触过有故事情节、多人角色扮演的桌游。

他认为多人角色扮演的桌面游戏在国内应该是个不错的生意。

他认为多人角色扮演的桌面游戏在国内应该是个不错的生意。

杜彬玩三国杀桌游一段时间后,主动找到黄恺。

他对黄恺说,这款游戏肯定会有更多人喜欢玩的, 杜彬玩三国杀桌游一段时间后,主动找到黄恺。

他对黄恺说,这款游戏肯定会有更多人喜欢玩的,我 们开一家公司吧,专门经营自己开发的桌游产品。

当时,这款桌游已经开始在清华、北大等高校流传起来。

们开一家公司吧,专门经营自己开发的桌游产品。

当时,这款桌游已经开始在清华、北大等高校流传起来。

已经开始在清华北京游卡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 万元, 个人, 2008 年 1 月 1 日,北京游卡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启动资金 5 万元,公司只有 3 个人,杜彬任 CEO,黄恺是首席设计师。

因为要把设计的这些卡牌当成商品来卖,他们做的第一件事是完善游戏。

CEO,黄恺是首席设计师。

因为要把设计的这些卡牌当成商品来卖,他们做的第一件事是完善游戏。

首先是游戏人物和道具的造型。

之前这些内容都是复制三国无双网游来做的,如果大批量生产销售, 首先是游戏人物和道具的造型。

之前这些内容都是复制三国无双网游来做的,如果大批量生产销售, 免不了要吃侵权官司。

于是,黄恺开始按照自己对三国人物的理解,结合影视题材中这些人物的形象, 免不了要吃侵权官司。

于是,黄恺开始按照自己对三国人物的理解,结合影视题材中这些人物的形象,手 绘了一套卡牌,并申请了版权保护。

绘了一套卡牌,并申请了版权保护。

新公司的第一次推广活动是在北大校园里进行的。

天三国杀卡牌, 新公司的第一次推广活动是在北大校园里进行的。

2008 年 2 月,他们在北大卖了 3 天三国杀卡牌,共 多副。

来买的顾客大多是之前同学带着玩过的人,也有一些女孩买来当礼物送给男朋友。

销售了 130 多副。

“来买的顾客大多是之前同学带着玩过的人,也有一些女孩买来当礼物送给男朋友。

” 杜彬觉得这个销售成绩还不错。

杜彬觉得这个销售成绩还不错。

在销售了半年多以后, 在销售了半年多以后,杜彬决定把一副牌的价格从 64 元降到 29.8 元。

这比国外引进的桌游卡牌要便 倍以上。

元一副,贵的甚至能卖到三四万元。

宜 3 倍以上。

国外同类产品便宜的也要 100 元一副,贵的甚至能卖到三四万元。

“最大的困难在于推广。

”由于没有太多资金,杜彬只能寄希望于通过口口相传来宣传、销售自己的 最大的困难在于推广。

由于没有太多资金,杜彬只能寄希望于通过口口相传来宣传、 产品,而低价格显然更容易推销出去。

产品,而低价格显然更容易推销出去。

随后,他们还尝试到一些公司里向公司人做现场推广,推广的方式是教大家怎么来玩这个游戏, 随后,他们还尝试到一些公司里向公司人做现场推广,推广的方式是教大家怎么来玩这个游戏,再发 放一些调查问卷。

比如在悠视网推广时,现场教学后,有 3 个人购买了三国杀卡牌,发放的 100 份调查问 放一些调查问卷。

比如在悠视网推广时,现场教学后, 个人购买了三国杀卡牌, 卷里, 个人表示有购买意愿。

玩家就这样一个个积累了起来。

卷里,有 6 个人表示有购买意愿。

玩家就这样一个个积累了起来。

上海举行的中国动漫产业博览会上。

最有效的一次推广是在 2008 年 7 月,上海举行的中国动漫产业博览会上。

当时杜彬带着团队免费发 放了几百副卡牌。

现在,上海是三国杀卡牌卖的最好的地方,也是桌游吧最多的城市。

放了几百副卡牌。

现在,上海是三国杀卡牌卖的最好的地方,也是桌游吧最多的城市。

渐渐地,有一些人找到杜彬,希望代理卡牌的销售,这些人大都是三国杀的爱好者。

渐渐地,有一些人找到杜彬,希望代理卡牌的销售,这些人大都是三国杀的爱好者。

“现在全国各地 120 多家经销商, 万副卡牌,接下来我们想做成地区代理的模式。

杜彬说。

有 120 多家经销商,已经帮游卡卖出了近 10 万副卡牌,接下来我们想做成地区代理的模式。

”杜彬说。

在三国杀卡牌的经销商中,通过淘宝、 50%, 40%, 在三国杀卡牌的经销商中,通过淘宝、拍拍等网店销售的经销商占到 50%,桌游吧销售的占了 40%, 剩下的是游卡找到的之前就销售其他卡牌的实体店。

剩下的是游卡找到的之前就销售其他卡牌的实体店。

桌游吧的出现让三国杀找到了另一条推广途径,他们现在开始在桌游吧组织比赛。

杜彬觉得, 桌游吧的出现让三国杀找到了另一条推广途径,他们现在开始在桌游吧组织比赛。

杜彬觉得,组织比 赛是最快速的推广方式,而这对于桌游吧的老板们来说,也是件求之不得的事。

赛是最快速的推广方式,而这对于桌游吧的老板们来说,也是件求之不得的事。

色色是一家桌游吧“纸盒时代”的老板,他是桌游的狂热爱好者,还组织了一个三国杀战队。

本月初, 色色是一家桌游吧“纸盒时代”的老板,他是桌游的狂热爱好者,还组织了一个三国杀战队。

本月初, 他的店会从北京交通大学旁搬到苹果 院街, 区域,公司人多, 他的店会从北京交通大学旁搬到苹果 22 院街,因为那里属于 CBD 区域,公司人多,“他们善于接受新鲜 事物,消费能力强。

事物,消费能力强。

” “其实三国杀也带动了桌游吧的发展,在三国杀之前,有几个人知道桌游呢。

”色色说。

据杜彬的统 其实三国杀也带动了桌游吧的发展,在三国杀之前,有几个人知道桌游呢。

色色说。

多家, 多家。

计,目前上海的桌游吧已经达到了 70 多家,北京也有 20 多家。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玩三国杀,包括黄今。

年初第一次接触到三国杀,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玩三国杀,包括黄今。

2008 年初第一次接触到三国杀,他便想把这款线下产品发展 成线上游戏。

他辞掉了厦门荣耀科技副总的职位, 成线上游戏。

2008 年 12 月,他辞掉了厦门荣耀科技副总的职位,和另外一个朋友以 200 万资金入股游卡 桌游,负责三国杀的网络版开发。

桌游,负责三国杀的网络版开发。

黄今不仅带来了钱,还带来了他的人脉。

一些版本的三国杀卡牌里,有一张暗魂牌, 黄今不仅带来了钱,还带来了他的人脉。

一些版本的三国杀卡牌里,有一张暗魂牌,黄今谈了一个网 游广告印在上面,这也会是之后赢利的另一个模式。

目前,三国杀网游已经开发完成,处于封测阶段。

游广告印在上面,这也会是之后赢利的另一个模式。

目前,三国杀网游已经开发完成,处于封测阶段。

黄 今已经开始和腾讯、盛大等网游公司谈合作,希望交给实力更强的网游运营商来做, 今已经开始和腾讯、盛大等网游公司谈合作,希望交给实力更强的网游运营商来做,游卡桌游能够专注线 下业务。

下业务。

杜彬希望网游三国杀将会带动更多人来玩桌游三国杀。

杜彬希望网游三国杀将会带动更多人来玩桌游三国杀。

元一副的三国杀卡牌,效仿起来并没有难度。

目前广州已经出现了盗版的三国杀卡牌, 但成本不到 10 元一副的三国杀卡牌,效仿起来并没有难度。

目前广州已经出现了盗版的三国杀卡牌, 而游戏规则和人物形象稍作改动,就能是一个新的桌游产品。

游卡开发的第二款桌游产品—砸蛋, 而游戏规则和人物形象稍作改动,就能是一个新的桌游产品。

游卡开发的第二款桌游产品—砸蛋,并没有 多吸引人,玩的人要少很多。

多吸引人,玩的人要少很多。

色色的担心是,大家对三国杀桌游的热情能持续多久呢,会不会像许多潮流事物一样, 色色的担心是,大家对三国杀桌游的热情能持续多久呢,会不会像许多潮流事物一样,热闹一阵后就 无人问津了? 无人问津了?